殴警案盼法官判缓刑 李婉钰出庭三罪全认

点击次数:2801   更新时间2021-08-20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新北市前议员李婉钰前年11月29日凌晨到前立委张硕文住处猛按电铃并撕毁春联,还挥拳打伤警员,被依强制未遂、毁损、妨害公务等罪起诉求刑11月。   图:新头壳制(翻摄自李婉钰张硕文脸书)

前新北市议员李婉钰前年11月29日凌晨到前立委张硕文住处猛按电铃并撕毁春联,还挥拳打伤警员,被依强制未遂、毁损、妨害公务等罪起诉求刑11月。台北地院今(12)天开庭并传讯张硕文,他证称案发前晚看到李女的未接来电与信息,因当时宋楚瑜母亲过世,他在医院帮忙,没空接电话,所以只回讯“在医院”、请“看电视”,可能李女误认他住院,才到他家按门铃。法官晓以大义后,李婉钰当庭全部认罪希望换得缓刑。

李婉钰庭后受访说:“我的运气很好,遇到一个明理的法官,我愿意听从法官的建议,一来不再浪费司法资源,一来也检讨自己,对朋友是否要有这样的义气,总之,错了就是要检讨。”对于是否选立委,她说:“我现在有时讲课或听课,随时做最好的准备。”

庭讯时,张硕文表示,他前年11月29日凌晨案发前一天晚上月7至9时之间,在医院协助宋楚瑜先生母亲过世助念,不方便接电话,出来处理殡葬事宜时,看到李婉钰的未接来电后回电,李说南部乡亲北上,问张有没有空去敬酒,张说他没空,约1小时后又看到很多李婉钰的未接来电,还传信息问他在干嘛?他就传信息回李‘在医院’,当时有很多媒体来医院,所以他再传‘看电视’。此外,张硕文有服助眠药的习惯,通常若不想出去,张硕文会跟对方说吃了安眠药来婉拒出门。

张硕文继续说:“与李婉钰通讯过程中,我当时没有提到有服安眠药,需要送医,因李女知道我有在服助眠药,我也曾看过医生、住过院,请李婉钰帮忙过,可能是我传信息很简短,只传在医院,请看电视,我认为她出于关心,误解我服药在医院,理解与她从小到大的朋友,可能基于关切到中山医院找我,我又没在那,所以情急到我家按门铃而演变成与邻居、警员冲突,但我相信绝不是她犯案的动机,况且,检察官起诉书中说李婉钰找我喝酒,误解了我当时说的本意。”

经张硕文证述后,检察官原本还要继续声请传唤张硕文的妻子林玲玉,但因人还在国外因此无法出庭,但李婉钰认为没传唤的必要,此时,法官在了解全案发生的原委后,提出建议,全案经张硕文说明整个案件的前因,李婉钰也承认打警察妨害公务,但强制未遂与毁损的部分仍有讨论空间,毕竟公众人物正拳打警察造成社会震撼。为厘清真相,确实要传林女作证后判决,但基于权衡,若李女全部认罪,就改依简易判决程序,在有条件下给予缓刑,经过审检辩三方讨论后,李婉钰决定全部认罪,希望法官能给予缓刑2年,并在二周内提出缓刑附加条件,检方则表示尊重,法官最后谕知4月3日开庭结案。